求早期樊少皇主演的力银河电子王 就是监狱事情的电影连接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1-20 15:13:10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生于周村旱码头的杨瑞清天生聪颖,16岁中举,却在进士会考中大骂儒家经典。后不听老父劝告,执意与恶霸挣利,虽然小有得利,却遭人报复,老父自此一名呜呼,本人也被迫远赴上海,另谋生计…… 10年后,杨瑞清不仅飞黄腾达,还娶了富人家的小姐做太太,二人恩爱有加,但却让他难忘周村旧爱…… 他带着娇妻回奔周村,开工厂,巧施计谋斗恶霸,环环相扣、专打命门,两任贪官俱在他的手下倒台…… 就在杨瑞清领着佃户种桑收茶出口贸易赚的不亦乐乎的时候,清政府轰然倒塌……北洋军阀自此开始强取豪夺,一代工业家被迫又一次远走他乡…… 文中不仅是杨瑞清个人的奋斗史,更是一个时代的缩影,集中展现了清末民初,民族资本主义的短暂春天。 小说言辞犀利,语带双关,大量使用俚语,幽默有趣,让读者大呼过瘾,阅读起来酣畅淋漓,欲罢不能! 生动的人物,曲折的故事,激荡的时代风云,鲜明的民族风格。本书是作者继《大染坊》之后的又一力作。 文案 《大染坊》编剧陈杰遗作

  看十遍,你也能做百万富翁 作者简介 陈杰,1956年生,上过三年小学,16岁入济南市邮政局做工,后弃工从商,现为某大公司首席执行总监(CTO)。不好上学,好乱读书。于2006年7月6日因患癌症去世。 精彩试读 商道:

  “贸易就是这样。把那边没有的运过去,把这边没有的运过来。我们从中牟利,这就是贸易!”

  “在对中国的开发中,第一批人是强盗,但接踵而来的是绅士。所以有人揶揄说——绅士跟在强盗后面!”

  “是中国的文化人死板,不是中国的文化死板!中国文化不仅不死板,而且最宽容开放!”

  “汉武以来,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表面看是大力张扬儒家之学,究其实,却是最大的阉割!”

  “清朝给中国坐下的病,一百年也治不利索!” [编辑本段]同名电视剧基本信息 片名:旱码头

  首播时间:中央电视台一套综合频道,2010年4月16日晚22:28分全国首播

  吴军 剧情概述 清末周村,德和永货栈杨掌柜早年丧妻,膝下只有一子瑞清,十六岁便中举人,却因不满满清政府,拒绝再参加科考,偷偷与老鸨之女桂花相恋,并接受西洋传教士克利尔的科学和民主启蒙。[1]

  周村官宦王家打着“奉旨专营”的旗号对丝绸行业施行垄断。瑞清趁父外出,与经营蚕茧的商人老刘破规收茧。王家之子新成为了报复杨瑞清,纵火烧了杨家机房,使杨家彻底破产,杨掌柜承受不住打击,病发去世。

  瑞清远走上海,偶然认识了夏先生,并做了克利尔的弟弟小克利尔的助手,展露出非凡的商业才能,夏先生的女儿稚琴也对瑞清产生了爱慕之心。

  瑞清寄信和钱回周村给伙计四胜,要他转给桂花。此时,桂花却已在母亲的逼迫下嫁给了爆仗刘。瑞清闻讯伤心欲绝

  十年之后,周村开埠。瑞清与稚琴也已经结为夫妻。瑞清准备回周村开办工厂,大干一番。

  瑞清回周村办厂的事情遭到了王新成与其表哥茶商崔广兴的联合抵制。瑞清频出奇招,让王新成高价买了无用的土地,并从南京请来金陵十二钗,引进了国外的土耳其浴,顶了王家青楼和澡堂子两档赚钱的生意。

  为了报复杨瑞清,王新成与瑞清助手杨立俊在赌场上一决雌雄,立俊以西洋算术中的概率原理为基础,让王新成在赌场上倾家荡产,但是瑞清不与王新成计较,又把王新成在赌场上输掉的王家家产全部还给了王家。

  王新成被瑞清征服,但是崔广兴却要和瑞清争斗到底,结果在书寓争夺战、茶叶价格战上被瑞清击败,伤了元气。

  新知县到来,结果却是个贪官,纵容侄子为非作歹,瑞清联合商界朋友抓住胡知县抽大烟以及纵容侄子伤人的把柄,把胡知县赶出了周村。

  胡知县走了,又来了个马知县,此人贪婪狡诈,让自家四哥马老四来周村修路,借此敛财,不过瑞清让人故意揭了他的老底,没能在修路上面盘剥百姓。

  为了敛财,马知县跟崔广兴串通,提出要买山陕书寓外带金陵十二钗,瑞清为让马知县盖县衙印章,尽快募股建起瓷厂,无奈答应。

  虽然崔广兴买去了书寓和金陵十二钗,但是瑞清却引进电影,将周村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崔广兴的书寓彻底破产。

  马知县让瑞清帮忙开起丝绸厂,但是随着对生产和销售的熟悉,马知县过河拆桥,不仅截留了瑞清个人工厂所需蚕丝,而且要把瑞清和几个股东全都清除出工厂。瑞清与孟掌柜唱了出双簧,让马知县以一比四的高价收走了四人的股份。

  马知县的丝绸得到了小克利尔的认可,即将付款,小克利尔却提出要杨瑞清的品牌授权书。这让崔广兴和马老四傻了眼。

  崔广兴回周村,苦苦哀求总算把授权书讨到了手,谁知回到上海,才知是瑞清让妻子用英文写的告诫信。

  货物堆积在上海仓库,费用很高,在马知县请求下,瑞清四人再次入股,并且还阻止了马知县欲清出崔广兴的举动,广兴感佩万分。

  清帝逊位。马知县变成县长。瑞清将缫丝厂卖给了马老四,并劝大家早作打算。瑞蚨祥孟掌柜不听规劝执意买去了电厂。

  督军命马知县急筹八十万现款,赵师爷出招,让马县长手下的兵痞抢了大德通银号,并把罪名安给土匪柳子帮。

  马县长诸多工厂拖欠电费,并使出百般无赖手段,最终气得孟掌柜吐血,远走北京。瑞清帮马县长平价收购了瓷厂股份,并导演了一出竞标的双簧戏,让马县长以高价买去了新成的丝绸厂。

  马县长买通案件督办刘营长,在其指使下,派兵剿匪,实际上只是随便杀几个要饭的百姓,冒充柳子帮香磨李交差。

  马老四手下在书寓捣乱,打了桂花,致使其心脏病发作,险些送命。瑞清无奈,让马县长收去了书寓。此时,新成和广兴也在瑞清帮助下,退避青岛继续经商。

  时局混乱。赵师爷坏主意出尽,终于死在香磨李手中,香磨李还同时炸了县衙,使得马知县心惊胆颤。

  瑞清欲抽身退回上海。他佯装帮马县长出货,实际是想扣下货款对其惩戒。谁知没待下手,马县长罪行全部败露,被藉没了全部家产。

  瑞清带着一家洒泪离开了周村这个生养他的故乡,离开了这个繁荣了近二百年而今却变得衰败的旱码头。 分集剧情 第一集[2]

  清末周村,德和永货栈杨掌柜早年丧妻,膝下只有一子瑞清,虽自小被誉为神童,十六岁便中举人,却因不满满清政府,违背父命,拒绝参加科考,并偷偷与老鸨之女桂花相恋。

  西洋传教士克利尔夫妇在周村行医布道,为人善良,瑞清对其热心帮助,接受到科学的启蒙。

  周村众商户大多以经营丝瓷制品为主,行市却全由代表仕宦势力的王家把持。王家打着“奉旨专营”的旗号施行垄断。众商户在其压榨下,生意仅能艰难维持。瑞清不甘受王家盘剥,趁父外出,与经营蚕茧的商人老刘破规收茧。杨掌柜闻讯,大惊失色。

  杨掌柜为人老实,闻讯心脏病发作,幸得克利尔夫妇救治才得缓解。王家之子新成欲找土匪“柳子帮”报复瑞清,王父与新成之妻怕闹出事端,想方设法阻拦。杨掌柜带着瑞清亲自到王家道歉,并要把利钱让给王家。王老爷不肯收,表示只要今后还按旧规办事,便不计前嫌。杨掌柜这才心安。

  气病了相依为命的父亲,瑞清十分后悔,当即痛下决心,发愤考中进士,让父亲扬眉吐气。杨掌柜欣慰不已。谁知就在此时,杨家机房起火,不仅烧光了瑞清收来的大批蚕茧,还殃及邻里,烧毁了周村大半条街。杨掌柜承受不住打击,病发去世。

  原来是王新成想放火报复杨家,却没想到牵连这么多人,闯下大祸,惊恐至及。瑞清却并未告发王家,而是变卖了家产赔偿邻里,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通过克利尔帮助远走上海。桂花一心追随,却被母亲死命拦了下来。

  瑞清来到上海,到联华洋行投奔克利尔的弟弟不遇,无意中捡到封信,登门送还失主,得到失主一家热情款待。原来瑞清送还的是一张提货单,面额巨大。失主姓夏,也是生意人,热情地将瑞清安顿在自己家中。

  瑞清到洋行做了克利尔的助手,小试身手,便展露出非凡的商业才能,大得克利尔赏识,并且不费吹灰之力,便为夏先生争取到了两单生意。夏先生的女儿稚琴也对瑞清产生了爱慕之心。夏先生和夫人也有意将女儿许配给瑞清。

  瑞清站稳脚跟后,赶忙寄信和钱回周村给昔日伙计四胜,要他转给桂花。桂花却已在母亲的逼迫下嫁给了爆仗刘。瑞清得到四胜的回信,伤心欲绝

  桂花怀了爆仗刘的孩子来找四胜,要寄棉衣给瑞清,遭到四胜挖苦。桂花哭诉是在被母亲用药麻倒,毫不知情的情势下才嫁到刘家,自己一颗心仍全在瑞清身上。

  瑞清因桂花的出嫁而变的萎靡不振,几日没去上工。在稚琴的劝慰和鼓励下才慢慢缓过劲来,重打精神,制订了一份绝妙周密的商业计划,并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

  看到瑞清的商业计划,克利尔激动不已,当即要派瑞清去博山着手实施。洋行同事杨立俊也对瑞清由衷折服,并表示要追随瑞清一同创业,干一番大事。

  十年之后,周村开埠,繁华更胜往日。瑞清与稚琴也已经结为夫妻。瑞清派立俊先行探路,银河电子放出话来要在周村开办电厂,而此时的桂花已历尽沧桑,娘死了,爆仗刘一家被炮仗炸死,桂花只身一人带着儿子大利,回到娘撇下的金陵书寓惨淡经营。

  杨立俊与四胜来探望桂花,王新成派一流氓前来捣乱,却被县太爷派来保护客商的衙役带走。

  在远方的上海,稚琴劝瑞清回周村不要报仇心切,瑞清却说回周村的真实目的是看中周村的商业价值,想要在周村做实业。

  立俊和四胜筹划买地建电厂,王新成与其表哥——茶商崔广兴却联合起来抢购土地。立俊又用计哄抬地价,使得王新成和崔广兴以高的出奇的价格买走了六块地。

  瑞清得到立俊消息,得知六块地全部被王家买去,稚琴劝瑞清不要生气,不想瑞清却不怒反喜,告诉稚琴这是他使用的一个计,原来他本不打算办电厂,而是打算办缫丝厂,但这样以来,在周村乡亲们因用不上电而全部骂王家缺德,杨瑞清人还未到周村,就先让王家来了个德财两亏。

  立俊按瑞清吩咐,不动声色地建起十几座宅院,迁出桂花房后大水坑周遭的住户,填平水坑建起了,开始招工。谢知县为官清廉,一心想为周村发展实业,出面从中调停,立俊坐主,同意以一万五的天价从新成手中买一块地建电厂。新成想把剩下的五块地强退给买主,却不料众买主在瑞清的指点下巧施妙计,联合把不能兑现的银票换成英美烟草公司的烟卷,举家去关外做了总代理。

  英美烟草公司请上谢知县去兑银票,银号不敢不兑,至此,新成的如意算盘彻底落空,损失惨重。有着一手牌桌绝技的立俊也在新成的赌场屡屡得手,气得赌场孟三爷要与立